• 分享到:

    東西問·中外對話丨為什么美國應率先邁出對華戰略緩和的第一步?

    東西問·中外對話丨為什么美國應率先邁出對華戰略緩和的第一步?

    2022年06月24日 19:28 來源:中新網微信公眾號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視頻:【東西問·中外對話】為什么美國應率先邁出對華戰略緩和的第一步?來源:中國新聞網

      拜登政府就職已近一年半,但中美關系仍未“觸底反彈”。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近日對華政策演講中更是拋出“投資、協同、競爭”的論調,究竟是誰在嚴重破壞國際秩序?美國對華政策該如何走出新路?

      本月早些時候,美國白宮有消息傳出,美方正考慮調整部分對中國產品加征的“不負責任的”關稅。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歷史學家尼爾•弗格森近日撰文指出,美中關系已經到了“重啟上個世紀70年代那種戰略緩和的時刻”。為什么說美國應率先邁出對華戰略緩和的第一步?

      近日在中新社“東西問•中外對話”中,暨南大學教授、海國圖智研究院院長陳定定與馬來西亞太平洋中心首席顧問、新加坡國際事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胡逸山博士以及美國《中國政治學雜志》副主編、華東師范大學政治與國際關系學院教授約瑟夫•格雷戈里•馬奧尼就此展開對話。

      針對布林肯聲稱中國“對國際秩序構成了最嚴峻長期挑戰”的說法,胡逸山指出,美國在國際上進退兩難,既“退了群”,又不想棄權,仍然想要在國際秩序和架構里扮演一定的角色。他指出,在這一情況下,美國聲稱要“維護國際現有秩序”的說法缺乏說服力。

      馬奧尼則認為,相比中國政策所具有的連續性和穩定性,隨著時間的推移,美國外交政策會變得越來越不穩定。他認為,這一趨勢在特朗普政府時期已經非常明顯,并延續至今。他指出,歐洲與美國之間存在的裂痕并未因為烏克蘭危機而消失。此外,美國并未對應對新冠疫情最新毒株可能導致的混亂做好準備,其作為一個國家也正在變得越來越不穩定。

      對話實錄摘編如下:

      陳定定: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最近在對華政策演講中聲稱“中國對國際秩序構成最嚴峻長期挑戰”。但國際人士普遍認為,中國積極維護了以聯合國和WTO等為代表的多邊主義體制,并且在全球治理問題上做出了越來越大的貢獻。反觀美國不斷地“退群”和采取單邊制裁、將國內法凌駕于國際法之上的行為,可能才真正破壞了國際秩序,您怎么看?

      胡逸山:現在美國在國際上可能處于進退兩難的狀況。一方面無可否認,二戰后整體的國際秩序主要是由美國制定并領導的。可是對于國際事務,有時美國白宮、國會參眾兩院可能都有不同意見,導致美國在過去幾十年來從它自己所創立的一些國際組織或者是國際架構“退群”。

      “退群”也就是說你“棄權”了,可是問題就在于美國既“退了群”,又不想棄權,仍想在這些國際秩序、國際架構里扮演一定的角色。

      同時,中國越來越積極地參與這些當年由美國主導成立的組織和國際秩序,美國當然就感到很不自在了。當中國扮演積極角色的時候,美國作為原有會員,處于“半退群”狀態,搞閉關主義等,與WTO整體走向背向而馳。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要維護國際現有秩序”的說服力可能就不那么強了。

      馬奧尼:此前,甚至在特朗普上任之前,美國也只會選擇性地參與并履行其對多邊組織的承諾,聲稱這些組織“太腐敗”或者“效率低下”。

      因此,當美國說起重振基于規則的秩序時,我不太清楚他們在說什么。的確,拜登在特朗普頻繁“退群”之后重新與多邊組織接觸。但我認為,他沒有興趣推動這些組織朝著對中國更加公平的方向展開改革。此外,他還在采取單邊行動,建立小集團。在未來,我想我們會看到更多這樣的例子。

      陳定定:美國國務院新成立的“中國組”能夠有效應對所謂來自于中國的“競爭和挑戰”嗎?

      馬奧尼:在某種程度上,這些團體也只是做做樣子,為了制造一種努力做事的印象。請記住,他們已經組建了許多不同的處理中國事務的團隊。但我認為最引人關注的是,據稱它將與美國中情局和國防部的類似單位進行互動合作。我認為這很有趣,因為從歷史上看,這三個組織具有極為不同的制度文化。至少在特朗普政府之前,它們對中國有著截然不同的立場。我認為,在某種程度上,這種立場上的競爭有助于平衡對華政策的制定。但我現在擔心的是,整個美國政府都受到了這種在中國問題上的群體思維的影響,他們實際上可能會相互競爭,看看誰最激進。

      陳定定:如何看待美國最近在“挺臺”問題上的一系列動作?

      馬奧尼:我認為華盛頓并不真正關心新疆、西藏、香港或臺灣,他們只關心維持美元的霸權。他們關心的是,(美國)在經歷了這么多年的管理不善之后,如何用某種方式維持經濟體系的運轉。事實上,在政治上,美國國內很多問題已經難以解決。所以他們有十分強烈的意愿去維持某種程度的現狀。老實說,我認為他們愿意犧牲掉任何必要的人,以維持這個關鍵目標。

      陳定定:歷史學家尼爾·弗格森認為,美中關系已經到了重啟上個世紀70年代的那種戰略緩和的時刻。如何看待這種呼吁?

      胡逸山:美國現在在社會經濟方面遇到很大挑戰,有很高的通脹率,經濟發展可能也未如之前那么理想。所以其中一個解決方案當然是逐步降低特朗普政府時期針對中國等國施加的高關稅,使自由貿易能夠更通暢,那么(這樣一來)最大的受益者就是美國了。

      假如要有戰略緩和、化解分歧,最好的方法也的確是從降低關稅開始做起。從我們東南亞國家多年來的經驗看,貿易增多后,兩國之間發生沖突的可能性會大幅降低。

      所以我覺得假如要進行戰略緩和,美國必須先踏出這一步,慢慢地降低那些本來就不應該施加的關稅——最好是廢除。

      陳定定:二十大之后,中國會迎來怎樣的發展?中國的全球的影響力又會如何發展?

      馬奧尼:中國擁有連續性和穩定性,不追求制定與美國相同的外交政策。我認為,隨著時間的推移,美國(的外交政策)會變得越來越不穩定。這一趨勢在特朗普政府時期已經非常明顯并延續至今。但歐洲(與美國之間)存在的裂痕并沒有因為烏克蘭危機而消失。美國及其最親密盟友的地位總體上看正受到嚴重侵蝕。

      我不認為世界真的感知到了奧密克戎BA4和BA5變異毒株的威脅,以及這兩種毒株的免疫逃逸能力。而美國本身對此還沒有做好充分的準備。事實上,我正在與美國的朋友交談,他們已經感染了3次新冠。在我家鄉,一位在(美國當地)日本公司工作的朋友告訴我,他們25%的員工因新冠失業。

      胡逸山:大家期望中國繼續在振興全球經濟方面扮演領頭羊的角色。剛才我們也討論到美國看起來在經濟、貿易、商業等方面已經自顧不暇。它能夠把自己的經濟繼續運作下去已經很不錯了。可是世界各地,尤其是我們發展中國家可能還是比較需要外來投資。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看到中國最近再一次強調,“一帶一路”等倡議會繼續走下去,所以我們希望在二十大后,中國原有的這些大型倡議力度可以加大。如果有新的能夠振興全球經濟的倡議,我們亦會歡迎。

    【編輯:李駿】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青青草免费视频线观看